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砰砰”

    两个人形物体在空中直接爆裂了,四肢乱飞,血肉横飞,暗处那几个蠢蠢欲动的家伙看着武云龙正在擦狂龙拳套上的血迹,竟然没有人敢再出来。他们都被武云龙的血腥与残忍震慑了,他们的任务是跟踪吴二少,而不是出手阻拦。

    “若是想死的话,你们可以继续跟着。”武云龙留下一句话后,就直接离开了。暗处的那几个家伙面面相觑,直到武云龙远去了,才随便找了一个方向跟上。至于他们能不能找到武云龙的准确位置,他们自己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李记雪花包,是沙南城最好吃的包子铺,从早上到入夜,来这里吃包子的人络绎不绝。李记雪花包的包子皮薄、陷多、颜色雪白,让人看了就胃口大增,经过李家几代人的发展传承,李记雪花包的包子铺的铺面也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吴旺每天的晚饭都在李记雪花包吃,所以当天走到包子铺门口的时候,就有一个美丽的侍女专程等候,然后将他引到一张固定的桌子前。这张桌子位置并不算好,距离蒸包子的蒸笼最近,可是吴旺就喜欢这里。

    因为坐在这张桌子上,他可以清楚的看到从面粉、和面、包馅、入笼、加热……最后热腾腾的雪花包端到他的面前,每当他看着这个过程的时候,他的脸上都会露出一种无比享受的表情。似乎他来的目的不是吃包子,而是享受做包子、蒸包子的这个过程。

    “旺哥,您的包子。”这个叫香灵的侍女笑嘻嘻端着一屉包子,放到了吴旺身旁。

    “嗯,好吃!香灵,我发现你的肉包跟这雪花包大小差不多,什么时候你才将你的雪花包给旺哥品尝一下呢?”吴旺一口就将一个雪花包咬了半个,色迷迷的看着香灵说道。

    “旺哥,你坏死了,就怕你吃了人家的雪花包,你就别想回家咯!你们家的那个母老虎,谁敢招惹她呀!”香灵跟吴旺已经十分熟悉,口中一副不情愿的样子,可身子却是不断靠近吴旺,抱着吴旺的一只手臂,轻轻摩擦。

    吴旺一只手拿着雪花包吃,一只手揉着雪花包,不屑的说道:“哼!那臭娘们仗着她的父亲是长老,一直在我头上作威作福。等待这一次大少爷正式成为家主继承人后,我至少也是长老,到时候我就不必在乎那戳娘们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到时候旺哥你可不要忘了人家哦!”香灵整个人都瘫坐到了吴旺的怀里,也不在乎四周其他食客的目光。若是能成为吴旺的女人,她在沙南城就一步登天了,到时候她也就不必在这包子铺点头哈腰招待客人了。

    武云龙找到吴旺的时候,正好看见吴旺左右手开工,两手都要抓,两手都是肉包子。他径自来到吴旺对面坐下,顺手抓了一个雪花包就吃了起来,这雪花包果然名不虚传,一口咬下后,香喷喷的汁水在嘴里回味无穷,那肉馅细腻柔软,不用嚼就可以咽下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旺哥的位置,滚一边去。”香灵正被吴旺摸得情动,忽然发现有人做到对面后,哪怕她恨不能与吴旺立即上床,也顿时被吓得没有了兴致。她就算胆子再大,也没有脸面当着别人的面,来一场表演。

    “我正好就找你的旺哥。”武云龙又抓起了一个包子,旺哥听见声音后,忍不住看了一眼,然后他身体一颤,顿时不动了。他死死的盯着武云龙,感受着对方身上散发出的压抑气息,他眼珠子转动,想看看四周有没有其他人。可惜,包子铺里的其他食客见势不妙都已经离开了,连看热闹的人都躲得远远的。

    “二……二少爷!”吴旺干涩的声音发出,竟然有一丝颤抖。他的心里叫苦不已:“不是说吴二少沉迷女色,修为不高吗?这压抑的气息,分明是入道之境的修为,自己不过是半只脚踏入入道之境,根本就不是对手啊!”

    其实,吴旺也着实冤枉,那吴天为了不给自己的属下造成压力,所以他言语中吴龙十分不堪,就是一个色中恶鬼。加之吴二少之前在沙南城留下了不少名声,要么他流连青楼几个月,要么就是他从青楼出来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。总之,他之前在沙南城的名声跟路边的干狗屎没啥区别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那香灵顿时就僵住了,想起吴二少在沙南城的恶名,她听说吴二少看中一个长得十分漂亮的女子,那个女子没有答应他。吴二少竟然在街上就将那个美丽的女子掳走了,后来人们再次发现那个少女的时候,她已经变成一具伤痕累累、一丝不挂的尸体。想到自己竟然对吴二少恶语相向,她浑身变得冰凉无比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